3位投资大师的炒股秘籍值得人们研究一辈子!


ʱ䣺2019-08-13

  在此送上三位投资大师的炒股秘籍,看看世界上的超级投资大师们,是如何在瞬息万变的资本市场中展现出敏锐判断力的。

  巴菲特的投资方法用一句话来表述:以企业主的心态,精选少数几家(具有持续竞争优势的)杰出企业股票,低价买进,长期持有。

  格雷厄姆曾说:“最聪明的投资方式,就是把自己当成持股公司的老板”。巴菲特认为“这是有史以来关于投资理财最重要的一句话。”

  在投资时,应该把自己看成是企业分析师,而不是市场分析师。“我从事投资时,主要观察一家公司的全貌,而大多数投资人只盯着它的股价。”

  寻找超级明星--给我们提供了走向成功的唯一机会,一个二流的企业最有可能仍旧是二流的企业,而投资人的结果也可能是二流的,与赢家为伍,你自然就会成为赢家。

  要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。讲的就是集中投资的原则。可以说“少就是多”。就是要把资金集中在少数几家熟悉的、可以理解的、“能力圈”以内的杰出企业股票上。

  多样化是无知的保护伞。如果你对投资略知一二并能了解企业的经营情况,那么选5-10家价格合理且具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。传统意义上的多元化投资(广义上的活跃证券投资)对你就毫无意义了。

  即要逢低买进,而且买进价格要低于企业内在价值较大的幅度,以便留有安全余地。即使是最好的企业,购买的价格也应该合理。饭吃八分饱;如果你离悬崖还有一公里,那么你肯定不会跌下悬崖,这就是成功投资的基石--安全边际原则。

  架设桥梁时,你坚持载重量为3万磅,但你只准许1万磅的卡车穿梭其间。相同的原则也适用于投资领域。

  不理会每日股价涨跌,不去担心总体经济情势的变化,以买下一家公司的心态长期持有股票,复利累进,分享企业成长的果实。长期投资是最聪明的而且是自然而然的选择。

  他对短线投机十分反感,认为“短线投机等于就即将发生的事情进行赌博。如果你运用大量的资金进行短线投机,有可能血本无归。”他甚至一针见血地说:“你不会每年都更换房子、孩子和老婆。为什么要卖出公司(股票)呢?”

  因为巴菲特的很多投资都是通过整体收购来完成的,有些企业在收购当时的状况甚至很一般(因而价格较为便宜),但经过巴菲特对管理层的干预,企业走上了快速发展和盈利的道路。

  巴菲特这种通过收购和改造企业获取超额收益的方式,是普通投资者没法借鉴和实施的,而林奇的成长股投资逻辑更具借鉴意义。”

  第一条规则是你必须了解你持有的股票。这听起来很简单,香港特马!但是我们知道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少之又少。

  你应该能够在两分钟或者更短的时间之内,向一个12岁的孩子解释你购买一只股票的原因。如果你无法做到这一点,如果你购买这只股票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你觉得它的价格将上涨,那么你不应该买入。

  预测经济完全是徒劳无益的,不要试图预测利率。格林斯潘是美联储的头儿,他都无法预测利率。他可以加息或降息,但是他无法告诉你12个月或者两年后利率将是多少。

  当时失业率达到了15%、通货膨胀达到14%、基础利率高达20%。有谁接到告诉你们会发生衰退的电话了吗?

  看看雅芳,在过去15年里,雅芳的股票从160美元跌到35美元。15年前它是一家伟大的公司。但是现在,所有的雅芳小姐全都不得其所。

  同样是在这一时期,麦当劳的表现非常好。它们进入了海外市场,它们推出了早餐和外带,它们做得很好。在这一时期,它们的绩效经历了魔幻般的上升,盈利增长至原来的12倍,股价上涨到原来的12倍。

  像巴菲特和其他所有成功投资者一样,索罗斯也会衡量他的投资,但他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投资标准。

  索罗斯的成功要诀是积极地管理风险,这也是投资大师所使用的四种风险规避策略之一,没有一个成功投资者会将自己限制在仅仅一种策略上。

  这一直是可选策略之一:把你所有的钱都投到国库券上(没有风险的投资),然后忘了它。

  看起来有些让人吃惊的是,每一个成功投资者都会使用这种策略:如果他们找不到符合他们标准的投资机会,他们就干脆不投资。许多职业基金经理连这种简单的法则都违背了。

  例如,在熊市中,他们会将他们的投资目标转向公用事业或债券这样的“安全”股,理由是它们的跌幅小于一般股票。毕竟,你可以出现在《华尔街一周》(Wall Street Week)节目中,告诉翘首企盼的观众,你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  这是沃伦·巴菲特整个投资策略的核心。像所有投资大师一样,巴菲特只会投资于他了解的领域,也就是他具备有意识和无意识能力的领域。

  但这并不是他的唯一法则:他的风险规避方法与他的投资标准紧密结合。他只会投资于他认为价格远低于实际价值的企业。他把这称做他的“安全余地”。

  这主要是交易商的策略——也是索罗斯的成功关键。管理风险与降低风险大不相同。如果你已经将风险降得足够低,你可以回家睡大觉或休一个长假。

  积极地管理风险则需要时刻保持对市场的密切关注(有时候需要分分秒秒地关注),而且要在有必要改变策略的时候(比如发现了一个错误,或目前的策略已经执行完毕),冷静而又迅速地行动。

  索罗斯在布达佩斯的时候就“练就”了应对风险的本领,当时,他天天都要面对的风险是死亡。作为一位生存大师,他的父亲教给他三条直到今天还在指引他的生存法则:

  1987年,索罗斯估计日本股市即将崩溃,于是用量子基金在东京做空股票,在纽约买入标准普尔期指合约,准备大赚一笔。

  但在1987年10月19日的“黑色星期一”,他的美梦化成了泡影。道指创纪录地下跌了,这至今仍是历史最大单日跌幅。同时,日本政府支撑住了东京市场。索罗斯遭遇了两线溃败。

  索罗斯没有犹豫。遵循自己的第三条风险管理法则,他开始全线份期指合约,但没有买家。在220点、215点、205点和200点,同样无人问津。最后,他在195~210点之间抛出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卖压随着他的离场而消失了,该日期指报收点。

  索罗斯把他全年的利润都赔光了。但他并没有为此烦恼。他已经承认了他的错误,承认自己没有看清形势,而且,就像在犯了任何错误时一样(不管是小错误还是像这次这样威胁到生存的错误),他坚持了他的风险控制原则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