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冬:利率倒悬再起 英国相位待定


ʱ䣺2019-09-08

  上周全球风险资产市场阴霾密布,太平洋两岸的科技战、华尔街上的利率倒挂、唐宁街号政局骤变、欧洲经济数据差强人意、新兴市场资金流出,有足够多的坏消息拨动投资者的紧张神经,全球股市继续调整。上周最大事件当属特朗普内阁对中国科技公司的一系列限制、狙击,中国政府作出有限度还击,触发了华尔街科技股的调整,并带动全世界金融市场去杠杆。美国联储发布的上期会议纪要显示,公开市场委员会讨论了经济的下行风险但是决定在利率上按兵不动,同时会上花了相当时间讨论调整资产负债表的组合。通胀不兴和全球政治不确定性,触动资金涌入债市避险,各主要国国债收益率曲线普遍下移,美国三月期国债利率再次超过十年期国债利率水平,市场对经济衰退的忧虑升温。特蕾莎梅遭遇党内逼宫,宣布不日辞去保守党和英国首相职务,英镑在一轮急跌之后企稳。新兴市场遭遇去年年中汇率危机以来最大的资金流出,股市跌幅领先全球市场。波斯湾战云密布,布伦特石油价格有支持,但是上周四美国库存和增长担忧触动今年最大的单日下跌。黄金双向波动,贸易纠纷、英国政局、人民币贬值等,并未刺激大量资金寻求黄金避险。

  美国经济数据不佳,市场担心增加回落加剧,国债市场上周大升,十年期国债利率见到2017年以来的新低,并低过三月期国债。市场对经济不久陷入衰退的不安升温,的确在过去五十年每一次出现利率倒悬,最终美国经济都会进入衰退,不过该指标对发生衰退的时间前瞻能力并不强。利率倒悬一般由两种情况导致,一种是长期利率大幅下滑,往往折射市场对通胀前景比较悲观,另一种是短期利率明显上升,通常发生在联储加息进程中。这次属于前者,和衰退和雷曼事件衰退前的情况不同。笔者认为美国增长动力不足,通胀前景恶化,但是联储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不会加息,经济在缓慢下挫中。只要就业市场不极速转差,联储在减息上会比较慎重,政策利率走向和市场预期上会继续存在落差。

  “May will exit before end of May”(梅在五月底前下台),在威斯敏斯特传了很久,这次成真。梅在最新的脱欧方案中,赋予议会权力决定是否举行第二次公投,但是此议不仅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议会赞成票,反而激怒了脱欧政客,内阁成员大量倒戈,梅含着泪水宣布6月7日辞职。保守党大佬角逐的大战已经爆发。程序上国会保守党议员党团选择党内呼声最高的两位竞争者,供所有保守党党员一人一票选举下一任党揆(也可能成为下一任英国首相)。党揆竞争者中,多数是疑欧人士,其中前外相和伦敦市长约翰逊呼声最高。如果约翰逊当选,估计他会试图与欧洲重新谈判;欧盟已经拒绝了再谈判一次,相信约翰逊提出也会一样。如果英欧谈判无结果,10月份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机会明显增加。梅为脱欧方案苦苦挣扎了两年,最后还是因为无法驾驭过程而去职。新首相需要重新聚集人气和授权,相信英国离下一次大选不远了,同时英国估计需要再次延期脱欧时间。大选过程中,市场对硬脱欧的担心估计会进一步增加。

  本周的数据重点是美国四月份核心PEC通胀,预计环比增加0.27%,较第一季度的0.06%有明显的加速,这也是为什么联储在近期不会降息的原因之一。美国第一季度GDP增长可能下方修正至3.0%。德国同期HICP通胀滑落到1.3%(上期2.1%)。在政治事件上,香港马会开码结果直播 开奖结果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揭晓,右翼激进势力在议会夺得多少议席值得关注;梅辞职在即,英国保守党党揆之争正式开始。